百家姓男孩女孩取名_周易八字测算_姓名免费评分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B > 正文

B

blbl6年投资24家动漫公司B站的邦创野望

admin2021-03-27B74
  3月18日,哔哩哔哩(以下简称“B站”)在港交所发布公告,将于3月18日至3月23日招股,将发行2500万股,其中97%为国际发售,3%为公开发售,另有不超过15%超额配股权。

  3月18日,哔哩哔哩(以下简称“B站”)在港交所发布公告,将于3月18日至3月23日招股,将发行2500万股,其中97%为国际发售,3%为公开发售,另有不超过15%超额配股权。

  B站招股价上限为988港元,以上限价计算,B站集资额最多247亿港元。预计在3月29日挂牌上市,股票代码9626。

  2018年3月28日,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。当时B站的招股书显示,2017年总营收为24.68亿元,游戏收入占比高达83.4%;月活跃用户数达7176万,81.7%是出生于1990-2009年的年轻人,被称为“Z世代第一股”。图源:B站2018年招股书

  三年后,破圈后的B站逐渐成为一个综合视频社区,营收和用户群体也发生了巨变。

  根据最新公布的财报,B站2020年总营收达120亿元,同比增长77%,游戏收入占比降至40%;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,B站月均活跃用户达2.02亿,相比2017年翻了两倍,用户体量在全世界各国人口数量中排第6。

  高增长也让B站获得了资本市场极高的关注和期待,三年来B站股价累计上涨超8倍,当前市值超过300亿美元。为何上市三年后,B站选择在香港二次上市?

  一方面,B站需要募集更多资金,以支持企业高速发展中的资金需求;另一方面,在腾讯《一线》的采访中,B站CEO陈睿曾表示,用户在哪里,最好就在哪里上市。如今,港股对在美上市中概股敞开怀抱,B站自身估值也处于高位,不失为一个二次上市的好时机。

  自2020年12月至今年2月上旬,B站股价节节攀升,于2月11日达到157美元的高位,此后呈现震荡下行的趋势。随着二次上市的消息传来,股价出现回弹。截至3月17日收盘,B站股价为113美元。国创的野望

  B站聆讯后的招股书显示,近三年来B站共发生了24起投资,共花费14.54亿元,其中涉及多个国产动画公司。

  毒眸(微信ID:DomoreDumou)注意到,B站花6.13亿元收购了一家动画公司,虽然B站没有披露具体公司名称,但对应到此前的公开报道,这家动画公司很可能就是绘梦动画。

  今年1月,绘梦动画出现B站全资并购绘梦动画的工商变更已经全部完成,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%持股绘梦动画,腾讯等股东套现退出。B站看重的或许是绘梦动画在二维动画方面的优质产能。绘梦动画成立于2013年,到2018年,就制作了国产二维动画近80%的剧集量。去年12月,,对绘梦动画转型进行了深入的探讨。

  据ACG产业自媒体“雷报”统计,2020年B站播放量TOP20的番剧中,绘梦动画占据5席,其中《仙王的日常》以3.6亿次的播放量排名站内第一、《天官赐福》以1.7亿次播放位列第四。《天官赐福》

  另外,据“雷报”分析,B站持股5%、耗资2200万元投资的动画公司或是分子互动,目前估值约4.4亿元。

  毒眸曾,在《非人哉》的经验之上,分子互动总结了基于内容、运营、商业化的IP孵化模式,内容可以覆盖漫画、动画、剧集甚至更深层面的衍生向赛道,并将其应用于《万圣街》的IP孵化之路上。《非人哉》截图

  除了这两家公司,追溯过往公开报道,可以看到B站已在国创领域已经进行了完整的布局,透过上线的作品也能看到B站的成果。

  二次元用户是B站的核心用户群体,动画是B站的必争之地。投资优质内容公司,是B站维系核心用户、保证番剧内容产出的重要方式。

  据毒眸不完全统计,B站共投资了24家动漫公司,包括《那年那年那兔那些事儿》的制作方翼下之风,《灵笼》制作方艺画开天、《镇魂街》出品方艾尔平方、《萌妻食神》制作方娃娃鱼、《请吃红小豆吧!》制作方红小豆等知名动画公司,还有漫画公司网易漫画、漫娱文化。B站也挖掘了一批年轻动画人。2016年起,B站启动了“哔哩哔哩小宇宙”企划,与国内各大高校合作,将优秀的动画毕业设计作品在其平台上展映。

  除了投资内容制作公司和发掘创作人才,为了维护核心用户和社区氛围、做大会员收入,B站一直在采买动画番剧。

  2017年,应高涨的用户需求,B站设立国创专区,并公开了“哔哩哔哩国创支持计划”,表示将从投资、运营和商业开发等多个层面,全流量支持国产动画。()

  自2018年起,B站连续三年举办国创发布会。2018年举行的第一次国创发布会上,B站推出了《灵笼》《请吃红小豆吧!》《镇魂街》《天官赐福》《三体》等多部重磅国漫作品,制作方多为B站投资的公司,这些作品也已相继上线。《请吃红小豆吧!》截图

  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表示,B站真实地感受到了国产原创动画的成长,国创区的总播放量达24.5亿,同比增长50%。“数量、流量、内容付费、商业价值,2018年是国产动画经历了三年多的沉淀,迎来蜕变,并真正开始质变的一年。”

  第二次国创发布会上,B站公布了40部动画动态 ,其中27部是新的动画项目,包括 《三体》《我为歌狂2》《火凤燎原》等 。

  2019年,B站国创作品供应量也首度追平番剧区,其上线部国创作品,引入日本番剧约110部,国产原创动画在供应上已经不输于番剧。《灵笼》

  到了2020年,B站国创区月活大幅领先日本番剧区,国创作品也成为B站专业内容拉新的TOP1。李旎透露,2020年来自国创内容的付费会员订单同比增长了450%。

  B站财报显示,2020年四季度B站大会员总数达1450万,较2019年同期的760万增长近1倍。其中,《元龙》《仙王的日常生活》《灵笼》《天官赐福》等作品,创下了用户拉新及付费转化的新纪录。

  在去年11月举行的国创发布会上,B站公布了33个动画剧集项目的新进度,还透露已布局的4部国产动画电影。

  这些项目包含8个续作、13个原创新项目和12部改编动画,包括《凡人修仙传 年番》 《天宝伏妖录 第二季》 《剑网3·侠肝义胆沈剑心第三季》《黑白无双 第三季》《猫灵相册》以及《长安十二时辰》动画、《唐人街探案》动画化项目。《猫灵相册》海报持续“出圈”

  不断扩圈的B站,内容品类增多,生态已逐渐完善。第四季度,B站月均活跃UP主数量达190万,同比增长88%;月均视频投稿量达590万,同比增长109%。

  财报显示,B站2020全年净亏损从2019年的13亿元扩大至31亿元。其招股书指出,经营风险之一是已产生巨大亏损,且未来可能持续亏损。图源:B站招股书

  2019年的”最美的夜“跨年晚会,到2020年《后浪》三部曲,再到新的Slogan“你喜欢的视频都在B站”,一系列营销策划后,B站进一步走入大众视野,用户数量和营收与日俱增,2020年第三季度,其营收约为32亿元,同比增长74%。

  “出圈”营销也带来了成本重压。财报显示,2020年B站的销售和市场营销费用高达35亿元,同比翻了近两番。

  为了满足用户内容需求,B站逐渐加大“版权购买+自投自制”力度,在OGV(专业机构生产内容)上的投入不断加码,除了前文所述的国创内容,还包括海外番剧、纪录片、电影、剧集和自制综艺。

  2016年起,B站尝试推出了《故事王》等综艺;2020年,B站又推出自制综艺《说唱新世代》,还在节目开播前,上线了说唱区。《说唱新世代》 图源:豆瓣

  影视剧方面,B站大力采买内容版权。2020年3月,B站大量购入经典老电影,其中就包括不少新浪潮电影代表作。此外,B站陆续上线部戛纳入围和获奖影片。

  B站还在进一步切入影视内容上游。去年8月,B站宣布5.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,交易完成之后,B站将获得欢喜传媒9.9%的股份。这次投资,让B站锁定了张一白的新作《风犬少年的天空》和陈可辛的《夺冠》,还将独家拥有欢喜传媒未来片库内容。

  买番剧,同样是一笔不菲的支出。在B站11周年演讲中,B站CEO陈睿提到,“上市以来,我们在海外动画版权方面不断投入,海外动画版权新增超过1680部作品。”

  B站对内容的诸多投入也反映到财报数据上。2018-2020年,B站的内容成本分别达到5.43亿、10.016亿、18.755亿元,共计34亿元,其中2020年同比增长率高达87.3%。

  和优爱腾等主要通过版权内容吸引用户付费的流媒体平台不同,B站上绝大部分内容是UP主提供的PUGC,因此OGV的内容成本的占比相对较低,更大头的支出在于收入分成成本。

  收入分成成本中,包含B站给予原创UP主的创作激励。2018年9月起,B站实施创作激励计划,粉丝量超过1000或者累计播放量超过10万的UP主,可以凭借投稿质量和流量,获得相应补贴。据公开报道,千次播放量对应的收入大约3元。

  除了UP主的补贴,还包含用于游戏厂商、分销渠道(应用商店)、支付渠道和主播 们的收入分成。

  2018-2020年,B站接近一半的营业成本属于收入分成成本,金额分别为16.31亿、24.94亿、43.66亿元。图源:B站招股书

  B站仍然要走在快速增长的路上,那么持续增加优质内容,留住老用户,吸引新用户,就是一件不得不去做的事情。2021年,接下来继续采买番剧、自制综艺、购入影视剧内容,支出大概难以缩减。

  但这方面B站还有一定的挑战。一方面,过去作为支柱的游戏收入占比正在不断收缩。

  据B站此前公布的财报,2020年第四季度,B站的移动游戏业务收入为11.297亿元,较2019年同期增长30%,但较2020年三季度下滑10%,在B站营收中的比重降至29.42%,成为该季度里第二大收入来源。B站2020年四季度财报

  B站的自研游戏,则尚未成熟。国内游戏市场已有巨头环伺,自研游戏又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金钱,自研游戏方面,B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

  2020年四季度B站直播及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到12.5亿,同比增长118%,成为B站第一大收入来源。

  2020年全年,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达15亿元,同比增长109%;广告收入增长至18亿元,占总收入的15%。此前,B站透露,预计在2021-2023年将广告营收占比提升至30%左右,目前距这一目标还有距离。

  目前看来,B站更想讲好广告的故事。去年7月,B站“花火”交易系统正式对外开放,正式为连接UP主和品牌方提供系统性服务;其广告收入连续7个季度增长,在2020年第四季度录得收入7.2亿元。花火官网

  此前,B站高价买下英雄联盟全球赛事的独家直播权,并将赛事转播权分销给斗鱼、虎牙,获得一部分收益。

  B站还在挖掘商业化人才。原大鹅文化CEO王宇阳与原大鹅文化COO王智开已经加入B站游戏直播团队,业内知名的前英雄联盟知名职业选手简自豪(Uzi)、厂长(Clearlove)等也入驻了B站。

  通过补足版权和人才短板,B站将吸引更多游戏直播用户和提升付费转化率,直播收入也许会成为突围的出口。